首页
关于我们
工作动态
新闻资讯
会员服务
政策法规
活动
乡村振兴艺术团

探讨产业与城乡双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与路径

         日期:2020-05-13 14:42:20 阅读量:

众所周知,城乡关系是中国经济社会关系中最重要的关系之一,也是学界长久以来重点关注的研究议题,受社会历史条件、国家政策导向以及城乡各自差异的影响,中国城乡关系呈现出独特的演变轨迹。改革开放前,国家为推动工业化进程从农村吸收大量资源,工农、城乡之间差距渐显,形成城乡各自封闭的二元分治格局,主要表现为工业对农业,城市对农村单向度汲取的城乡关系模式,城市、城镇发展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改革开放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乡镇企业的异军突起极大地激发了乡村的活力,农业现代化水平逐步提升,农村面貌有了显著变化,乡镇企业发展、乡村工业化得到学界关注。与此同时,伴随改革开放进程的深入,城乡差距急剧扩大,各类生产要素流向城市,大量农民从乡村涌入城市形成“民工潮”,而在城市化速度较快的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等地也涌现了一批都市化程度较高的村落,其生活方式、社会文化、社会结构、生计模式都发生了转变,这些现象引起了人类学学者的注意,故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乡村都市化、流动的农民成为人类学的重点研究领域。跨入21世纪,城乡对立的畸形关系不仅使农村负担过重、农村承载过多、农民牺牲过大,也使城市面临各类发展困境,严重阻碍了中国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为解决城乡发展失衡的问题,2002年,中共十六大提出城乡统筹发展的思想,2007年,中共十七大在城乡关系理论上再次实现突破,提出“城乡经济社会一体化”新发展方向,在此阶段,人类学学者或是围绕科技下乡,对乡村科技的推广与服务、乡村农业产业化经营、乡村市场交换、乡村社会网络[3]等议题进行调查;或是聚焦乡村旅游的兴起给乡村地区尤其是少数民族村寨带来的影响。与此同时,我们也应注意到,这一阶段虽被视为中国社会对城乡认识的转折点,城乡对立关系趋于缓和,但在理论和实践中,人们往往认为乡村的建设与发展应适应以城市为核心和标准的现代化,乡村应被吸纳为城市的一部分。2012年,中共十八大提出,要加快完善城乡发展一体化体制机制,此后,城乡发展一体化成为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之一。2017年,中共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的总方针,强调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必须重塑城乡关系,走城乡融合发展之路,推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加快形成工农互促、城乡互补、全面融合、共同繁荣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故如何在乡村振兴背景下促进城乡深层次融合、如何通过推进城乡融合振兴乡村成为当下及未来各学科的重要研究课题。


  乡村振兴的总要求包括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和组织振兴,其中产业振兴位于总要求首位,说明产业兴旺是推动乡村振兴的基础和关键,而实现这一目标必然要走产业融合的发展道路,这是因为从横向来看,乡村产业融合发展涉及的具体内容和要素十分广泛,比如土地、农产品、资金、技术、信息、人才等,而从纵向来看,乡村产业深度融合的过程也是一个从土地、资金等物质层面到组织、管理等制度层面再到生活方式、民族文化乃至精神信仰层面的融合过程,因此,乡村产业融合不仅是城乡融合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推动城乡融合的强劲动力。虽然城乡融合、乡村产业融合已成为人们公认的发展趋势,但目前城乡融合还面临城乡二元分割现象明显,各区域城乡发展情况差异性较大等问题。[5]故实现城乡融合、乡村产业融合是一个复杂艰巨的历史重任,需要社会各界聚焦聚力。


  人类学作为以乡村社会为主要研究对象的学科,应从自身学科视角出发,寻求、探索、总结推进城乡融合以及乡村产业融合的有效经验和做法,努力破解当前面临的困境。从宏观层面来看,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构建乡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体系是学者们未来关注的两大课题,这其中包含的研究内容范围广泛且相互联结,笔者认为可以从不同类型的乡村产业出发进行总结,逐步拓展、梳理出一条研究思路。乡村产业依托于农业农村资源,农业是乡村最为核心、基础的产业,目前,大数据技术在农业信息获取、分析处理和综合服务等方面取得了多方面的研究进展,并在精准生产决策、食品安全保障、消费需求挖掘和市场贸易引导等方面开始应用,[6]故围绕乡村第一产业,人类学学者一方面应关注农业生产方式的变化对乡村社会产生的深刻影响,尤其在倡导质量兴农、绿色兴农、品牌兴农以及发展智慧农业的背景下,更加注重科学技术、信息技术、高新技术在农业种养殖、畜牧等产业中的应用推广及其给乡村社会经济带来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应关注如何根据特定区域资源条件以及特定消费市场需求发展特色农产品、特色农业;围绕乡村第二产业,人类学学者不仅要关注农产品加工,包括初加工和精深加工,通过对农产品加工过程、加工程度、仓储物流、营销渠道、市场体系、品牌打造等环节的深入调查,分析农产品产业链、价值链的拓展路径,也要关注乡村手工业、传统工艺,比如刺绣、印染、雕刻纺织等,以及这些传统工艺的空间载体发展,比如家庭工厂、手工作坊、乡村车间的培育;围绕乡村第三产业,以“农业+”代表的农业多功能、多样态发展潮流应进入人类学的研究视野,农业与工业、商贸、信息、物流、文旅、康养、教育等产业进行跨界交叉结合,衍生出观光农业、休闲农业、共享农业、体验农业、数字农业、创意农业、民宿经济等新业态成为关注热点,此外,集“吃、住、行、购、游、学、娱”为一体的乡村旅游业覆盖面广,对乡村相关产业带动力度大,加速了乡村产业的融合,深刻影响着乡村社会的发展变迁,亦是人类学的重要研究领域。


  人类学学者应通过对上述研究议题的深入调查,从中总结乡村经济多元化发展的路径,产业以及城乡融合的模式、载体、组织、制度、公共服务水平、要素流动等方面的发展现状,对目前融合过程中面临的障碍进行破解,探讨如何构建乡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体系、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推进城乡生产与消费多层次对接,最终推动城乡全面融合。这其中,人类学应发挥自身特色和优势,重点关注参与乡村产业融合中的各类主体及其相互间利益链的联结,尤其要立足于农民主体,聚焦农民的参与性、主动性、创造性,探索不断提升农民发展能力的有效方法,站在农民的角度了解他们的需求以及行动背后的逻辑。


文章来源:《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5期 作者:曹晗



相关新闻

首页 |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中国乡村振兴工作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农展馆南里11号 邮编:100125

中国乡村振兴QQ群:乡村振兴